太原市综合门户网站,山西省重点新闻网站
投稿邮箱:tougao@chinataiyuan.com.cn
太原新闻网
正在加载数据...
当前位置:太原新闻网> 新闻> 山西>正文内容
  • 王儒林入山西3月处理15名官员 直言仍有人不收敛
  • 2014年12月02日来源:新京报

提要:山西日报发布的关于王儒林的工作报道显示,履新三个月来,除了省委常委会、会见外国代表团等常规公务活动,王儒林多数时间都在调研考察、熟悉情况,迄今已走遍了5市30个县区。每到一地,王儒林谈得最多的都是腐败问题。

截至目前,临危受命的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入晋已三月。王儒林如何重树山西官场?今天,山西日报发表了王儒林在“山西全省学习讨论落实活动动员大会”上的讲话,其执政思路部分展现。

讲话中,王儒林表示,自即日起到明年3月底,在山西全省各级党组织和广大党员干部中开展以“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,净化政治生态,实现弊革风清,重塑山西形象,促进富民强省”为主题的学习讨论落实活动。

“当前,我们山西正处在重要历史关头。系统性、塌方式严重腐败问题,极大地伤害了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”,王儒林说,在全省集中开展学习讨论落实活动,对于革弊立新、激浊扬清,振奋精神、攻坚克难,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。他直言,“从最近查处的案件来看,有的人还不收敛、不收手,令人震惊”。

履新三月调研5市30个县区

山西日报发布的关于王儒林的工作报道显示,履新三个月来,除了省委常委会、会见外国代表团等常规公务活动,王儒林多数时间都在调研考察、熟悉情况,迄今已走遍了5市30个县区。每到一地,王儒林谈得最多的都是腐败问题。

上任伊始,王儒林将调研考察的第一站,设在了腐败高发区吕梁。9月16日至19日,他调研考察了吕梁五个区。他曾坦言,去吕梁调研前,有人劝他“第一站最好不去吕梁”,原因是吕梁“情况复杂。”但他反问,吕梁这个出过天下第一廉吏于成龙的地方,“为什么却出了这么多贪官污吏?成了全国发生腐败问题最出名的地方?”

一月后,王儒林将调研的第二站,设在了山西省会太原。10月8日至12日,他先后走访了太原的10个县(区、市)和4个开发区共25个调研点,还随机走进两个“城中村”。

调研太原时,王儒林提出,太原先后有三任市委书记、连续三任市公安局长出问题,还有多名干部和企业主被调查,这在全国的省会城市中是罕见的。而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没有从严治党,没有从严治吏,没有履行主体责任;到今年8月底,省部督转的自2006年以来的14件涉黑涉恶核查线索无一办结。

上月,王儒林进行了上任后的第三次调研。11月12日到19日,他来到大同、朔州、忻州三个地市,走访了11个县(市、区)和有关企业,还曾下矿井。

这次调研中,王儒林剖析了山西腐败的深层次原因。

“我们山西因煤而兴,也因煤而困”,王儒林说,1998年2月国务院令就明确规定,探矿权、采矿权要通过招拍挂方式取得,而山西煤炭资源配置到目前仍然没有实行招拍挂,成为全国主要产煤省中唯一没有公开出让矿业权的省份。“煤炭资源配置特别是资源整合、企业兼并重组过程中,都是采取行政推动、政府决定的方式。这样做固然有速度快、效率高、能够强力推动等好处,但大家感到,这种做法也很容易为官商勾结、巨额利益输送、非法获利等严重腐败提供土壤和条件”。

15名官员被处理

与调查考察同时进行的是,山西的反腐深入推进。初步统计,王儒林履新三个月以来,山西被处理的官员共计15人。

其中,晋中市委原副书记张秀萍、高平市原市长杨晓波、太原市民营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原主任张波、阳泉市平定县原县委书记王银旺等四人,系早前已立案,王儒林上任后被处以“双开”等处罚。

其余11人,都是王儒林上任后,特别是监察部原副部长黄晓薇“空降”山西出任山西省纪委书记后,新近立案调查的官员。

11人中,级别最高的大同市委书记丰立祥。以及太原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田玉宝、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厅长李建功等副市级、厅级官员。

另8人,地市级领导2人:阳泉市原市委常委、纪委书记王民和晋城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王树新。区县级领导6人,包括大同市左云县、阳高县和吕梁市柳林县、晋城市泽州县四个县的县委书记,以及大同广灵县县长、阳泉市城区区委书记。

上任以来,王儒林数十次提出,“充分认识腐败问题的严重性和危害性,坚决把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”。

重塑山西省委常委班子新形象

三个月已过,调研考察5市30个县区之后,王儒林打算怎样整顿山西吏治,扭转陷入塌方式腐败的山西官场?

山西日报今天刊发的王儒林的讲话表明,其采取的第一个全面性举措就是以“净化政治生态、实现弊革风清、重塑山西形象”为主题的学习讨论落实活动,借此统一思想、形成共识。

在讲话中,王儒林对活动三大主题“净化政治生态、实现弊革风清、重塑山西形象”,逐一进行了解读。

解读“净化政治生态”时,王儒林分析了山西塌方式腐败的7种“表现形式”:“有的官商勾结、利益输送、权钱交易;有的权力寻租、中饱私囊、巧取豪夺;有的跑官要官、买官卖官、胆大妄为;有的拉票贿选、营私舞弊、‘带病提拔’;有的搞圈子,找关系、打招呼,谋私利;有的贪权、贪财、贪色,徇私枉法;有的生活糜烂、作风败坏、腐化堕落”。

解读“弊革风清”时,王儒林表示,“不敢腐”取得了初步成效,但“不能腐、不想腐”远没达到,“特别是资源集中、权力特殊、资金密集等重点领域、关键环节、重要岗位,有的制度有缺失、漏洞多,有的制度不执行、软约束,有的制度在空转、挂空档,有的制度牛栏关猫、不管用,错综复杂、形形色色的弊端还远远没有革除”。

解读“重塑山西形象”时,王儒林称,重塑山西各级领导班子特别是省委常委班子“政治坚定、崇尚实干、敢于担当、团结创新、清正廉洁的新形象”。

王儒林强调,学习讨论活动中坚持从严治吏,“要把匡正选人用人风气作为刷新吏治的核心”。

力图改变“一煤独大”局面

本月1日,王儒林还在中国矿业报发表了署名文章《山西煤炭产业要向“六型”转变》。这篇文章表明,对于主政山西的执政思路,王儒林已有了成熟构想。

“在当前形势下,山西省煤炭产业究竟怎么办?”,文章开篇,王儒林就提出了这个问题。随后就作出回答,“我们要着力推动煤炭产业向‘六型’转变,走出一条‘革命兴煤’之路”。

其所称的“六型”转变,指的是向“市场主导型”转变、向“清洁低碳型”转变、向“延伸循环型”转变、向“生态环保型”转变、向“安全保障型”转变。

王儒林特意提到,向“市场主导型”转变,将致力于打造公开化、公平化的市场环境,计划取消一级市场中对不同所有制矿业企业的差别化待遇,建立、完善煤炭资源矿业权交易平台,并拟开展矿业权证券化试点,培育建立矿业权资本市场。

“在做好煤炭转型这篇大文章的同时,也要在煤炭之外下工夫,切实改变 ‘一煤独大’的产业格局”,王儒林称,“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,‘一煤独大’难以强省、更难以富民的严峻现实,以及今后控制煤炭总量、价格也不会大幅度上涨的趋势”。

事实上,自2005以来,山西一直试图推动煤炭产业转型,改变省域经济格局。但塌方式、系统性腐败的现实局面,足以证明转型的艰难和阻力。王儒林对此有所准备。文章结尾,他写到,“(山西)加快发展将面临巨大压力,而且将经历较长的艰难时期”。

 



责任编辑:俊改
文章排行榜